党建
产业
国际
责任
信息
商务
纪检
专题
文化
news.png

新闻中心

基层特稿

吉电股份:守住煤场,就是守护我们的财富
来源:吉电股份作者:日期:20.11.27

——直击吉电股份丹东港外煤储运

  汽车急驶在高速路上,立冬后的一天,我们要去的地方是辽宁省丹东港。

  "王主任,港口汽运煤情况怎么样了?家里急啊!"坐在副驾驶座位的上吉电股份燃料公司调运部主任郝金刚在不停地接打电话。要说郝金刚负责的调运部,那"权力"可大了!这个部门负责全系统6家火电企业的燃煤调运工作,每天编辑汇总的煤量来耗存情况,他一清二楚,"我一看到哪个电厂库存低了,我基本上就是吃不香、睡不着,着急上火,这些年是常事。"郝金刚说,即使库存量充足,也得以防万一,催交催运,在途车辆来煤情况,我每天必须要做到"门清",今天到丹东港也得与丹东港铁路的人必须见面,要增加运力啊,否则,即使我们进口外煤再多,没有运力保证,家里的电厂就得干瞪眼了!

  据了解,吉电股份今年1~10月份进口煤到厂已经完成了97.2万吨,今年预计完成160万吨,这样就保证了公司煤炭价格低于区域平均水平,仅此一项就为公司火电板块扭亏增盈、提质增效做出了突出贡献。随着一声汽笛长鸣,一艘体量巨大的货船出现在我们面前。"看看吧,我们从印尼采购的煤炭进港了!"顺着王维新手指方向,一艘足足有12层楼高的"振洋南海"号满载煤炭的万吨船舶缓缓靠岸。据驻港人员、吉电股份燃料公司经营部主任王维新现场介绍,进入泊位的船海关还将进行水尺测重、检疫检验以及采样化验等一系列手续后,港方才能组织卸船。

  我们来到丹东港插有"吉电"标牌的储煤场,王维新与驻守在煤场的员工韩永臣、刘岩打着招呼,只见他俩满脸炭黑,满身煤灰,说是"边走边掉渣"一点不为过。 "这些煤可都是咱们从印尼采购的褐煤,优点是价格低,但太容易自燃,所以每天都必须专人测温,发现自燃就立刻处理,要烧也得让它们烧在咱们的炉膛里,可不能这么白白的浪费。" 王维新边介绍边四处查看,不远处有几缕黄烟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兄弟们,干活了。"说话间三个人寻着从煤堆里冒出的黄烟跑步前进,熟练地用铁锹挖出已经自燃的煤,一股刺鼻的硫磺味扑面而来,虽然带着口罩但还是呛得人睁不开眼睛。散开、摊平、铲灭,再将刚挖的坑洞填满,压实,一套操作三个人没有过多的交流,自燃点就被扑灭了。像这样的操作他们每天都要重复几十次,守护好这些"洋煤"占据了他们日常工作的大部分时间。每次看到煤场的自燃点,韩永臣心疼啊!他回忆说,7月份的一个傍晚,在燃料装车过程中他们突遇煤垛明火,他们紧急联系港方铲车司机到达现场,结果司机一看就说:"港口有规定,铲车遇到明火就不能作业了。"说完这句话铲车司机开车转身就走了。王维新马上联系港外铲车到场装载,但遭到了港口储运部门的制止。港口不给装,又不让雇车装,看着燃烧的煤堆急得王维新和大家直跺脚。"咋地都不让干,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国家财产就这么烧着吗?"一向温和的王维新终于还是没压住火和对方吵了起来,"这些煤是我们大老远从海外买回来的,港口储运我们也是给你们费用的,要是这么白白烧掉你们要负责!"。也许是王维新的气话让司机觉得有道理,最终铲车回到了现场,一点一点完成了灭火,王维新一看表时间已是第二天凌晨两点。这次操作共处理两个煤堆17处火点,避免了煤场的损失。

  实际上,王维新他们在港口的工作不仅只有灭火,更重要的是管理和协调。今天靠港多少吨煤,锚地还有多少排队,煤炭装船、靠泊、卸船时间、化验数据,船号,在海上行驶多少船……这些事都清清楚楚地记录在王维新的工作日记上,一个都不错。订货、发运检斤、签合同、招标、火车转运……所有流程烂熟于心,"我的手机冬天能做暖宝。"王维新拿着手机笑道,原来他每天都要接打几十甚至上百个电话,沟通、协调各方关系,保证我公司煤炭从到港、靠泊、接卸船、堆存、通关、外提、发运到厂、结算等顺利进行。说话间,张君就打来电话汇报汽运煤检斤情况。经过允许,我们随王维新来到汽运检斤室。

  张君也是丹东港的驻港人员,所有汽运发出的煤炭都要过他这一关。180的身高、200斤体重,光头、大眼、虎背熊腰,说起话来声响而沙哑,不怒自威的表情,让那些想在运输上的 "玩猫腻"的司机不寒而栗。今年7月,受委托的运输公司用部分矮箱车到港装车,根据规定,矮箱车无法完全封闭,运输途中容易造成煤炭运输损失。见此情形,王维新警告这个运输公司矮箱车不能装车,装车出港不能开具出港证。运输公司虽然满口答应,却私下让矮箱车司机装车,并将车开到僻静处隐藏起来,试图与大车队混在一块蒙混出港。这些司机没有想到在出港前未接受检查的车辆,张君是不给开出港证的,王维新和张君等人当即叫停了所有车辆出港,对所有车辆进行了仔细盘查,对合规车辆一一放行,唯独矮箱车和运输公司收到的却是5000元的罚单。

  "守护煤场,就是守护我们公司的财产,这一点绝不含糊。"在丹东港采访的1天时间里,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目前在吉电股份在丹东港驻守的人员共有4人,年龄最大的53岁,最小的44岁,连续在丹东驻守时间最长的41天,最短的也有20天,虽然艰苦,但没有一个人有怨言。离开港口,偌大的煤场渐行渐远,但见印有红绿叠加的"绿动未来"安全帽却依然穿梭在煤场之间,消失在煤场之外……

您是第   位浏览者
xxfseo.com